首页 >>金翼研究栏目>>人类学研究>>  正文

加强人类学学科建设

  人类学作为一门独立的学科,形成于19世纪的欧洲。人类学早在其诞生之后不久,就受到了马克思和恩格斯的高度重视。恩格斯不仅认真研读过著名人类学家摩尔根的著作《古代社会》等,还充分利用其中的资料和观点并加以发展,写下了著名的《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等经典著作。马克思晚年涉足人类学新领域,写下了著名的《人类学笔记》,为我们留下了宝贵的精神遗产和丰富的人类学学术思想成果。

  人类学诞生以后,就逐渐演变成一门研究人性及其文化的横跨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综合性学科。在国外,人类学还被许多大学列为本科基础课,不少大学都专门设有人类学系或人类学专业。一百多年来,在对世界思想潮流发生重大影响的社会及文化理论中,很多都是从人类学的角度提出来的。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人类学获得了长足的发展,其研究范围已经扩展到人类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从而形成了都市人类学、影视人类学、宗教人类学、政治人类学、教育人类学、法学人类学、经济人类学、管理人类学、生态人类学、计算机人类学、医学人类学等一大批分支学科或应用学科,形成了庞大的学科群。这是当代人类学积极参与人类社会生活、介入社会文化变迁的程度越来越深入、越来越广泛的表现。在这一过程中,人类学与其它学科的交叉和渗透也越来越深刻,它的多面性、跨学科性等重要特征日趋凸显和活跃,人类学知识在人类社会实际生活中的作用越来越显著。现在,人类学及其各种分支学科已经成为各国学者研究的重要领域,人类学的理论体系和研究方法也日臻完善。同时,人类学作为研究人及其文化的学科,还特别关注人类的和平与发展,关注不同民族之间的和谐与团结,关注人类社会人与人之间的平等与尊重。因此,人类学越来越受到世人的关注。

  20世纪的二三十年代,人类学在我国曾有过良好的发展势头,孕育了一批大师级人才。但此后的发展却十分迟缓,几十年来可谓历尽了艰辛。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人类学研究得到了较快的发展。近十多年来,国外人类学经典著作被陆续介绍到国内,我国老一辈人类学家的一些主要著作也得以再版,一支人类学研究队伍正在不断壮大,他们活跃在许多学科领域,取得了可观的研究成果。因此,将人类学这样一门世界各国都十分重视的学科列为我国社会科学研究的一级学科,已经有了现实的基础。

  毋庸讳言,与其他一些国家相比,我们的人类学研究还有较大的差距。然而,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除了历史方面的因素之外,人类学学科的地位问题也是造成人类学难以发展的重要原因。目前,我国人类学的学科归属仍不十分明确。例如,在1997年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和原国家教委《授予博士、硕士学位和培养研究生的学科、专业目录》中,“人类学”被作为二级学科,放在一级学科“社会学”之下,与人口学、民俗学等相并列;《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中则没有“人类学”专业。国家技术监督局1992年11月1日批准、1993年7月1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T13745-92】”《学科分类与代码表》中,作为文科的“文化人类学与民俗学”被视为一级学科“民族学”之下的二级学科;“社会人类学”则在一级学科“社会学”之下;同时,作为自然科学的“人类学”是“生物学”之下的二级学科。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发布的《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申报数据代码表》,也是将“社会人类学”放在了“社会学”之下,“文化人类学与民俗学”则是在“民族问题研究”之下的二级学科。

  可以看出,人类学及其下属的分支学科,分置于不同的一级学科之下,文化人类学则多与民俗学混在一起,国家各部门制定的各种标准,涉及的分支学科的名称也不完全统一,一些学科分类十多年来没有变化。这种情况,不仅不能适应国际人类学发展的趋势,也极大地束缚了我国人类学自身的发展,与我们这样一个人类学资源极其丰富的大国形象很不相配。另一方面,将人类学或其分支学科置于其他学科之下,对其他学科来说也显得并不适宜。对此,费孝通先生在前些年曾经提倡人类学、社会学与民族学三科并立、各得其所、共同发展。中国人民大学郑杭生教授也曾建议在社会学一级学科下设立三个专业:社会学(包括理论、历史和方法)、社会工作和社会保障、社会发展和社区规划,他也将“人类学”放在了“社会学”之外。

  2003年11月18日光明日报